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摄影/ Yilan


这几年,对于所谓的精品旅馆,boutique hotel,始终怀抱着一股又爱又惧的奇特情愫。

曾经是极其恋慕嚮往的。对我而言,boutique hotel于上个世纪九0年代的出现,其实意味着对当时刻所有旅馆样貌的一次,鲜明而漂亮的对照与超越:

超越的也许是,几乎全球各地一式一样,一推门走进lobby、便当下浑然忘却此时身在何地何国的跨国连锁式商务型旅馆。忘记是谁说的,在这样的旅馆,就像是被包在一个安全的壳里,感受到的是,彷彿从未离家一样的安适。 即使这样的安适,对于也许寄望更多期待更多的旅人来说,委实显得太过空乏单调了

超越的也许是,顶级路线古典华丽风格的grand hotel。在世纪末叶的那个时刻,boutique hotel以着无与伦比的独特丰姿,证明了所谓奢华、所谓身段、所谓气度、所谓出众拔群,绝对不仅仅只有雕樑画栋錾金砌玉一种答案。

也因此,boutique hotel在当时的各种享乐领域里,无疑带来了许许多多全新的开创与启发。

我觉得这中间,最叫人不能不眼睛一亮的部分,特别在于时尚力量的注入。

比方说,各种最时兴的室内设计与美感风格的提出。旅馆,于是成为室内设计潮流的第一线最新实验与演出舞台,从较早的极简、新现代,之后的东方禅风、五六0年代复古怀旧 ,均陆续在各个新起的boutique hotel间辗转风流各擅胜场。

而有趣的是,在这里,执掌各旅馆的空间设计者,于乎再也不是如既往常见的、由专事旅馆规划的设计师或设计团队操刀,来自家具界、甚至名牌精品店空间设计界等对于时潮趋势特别敏锐的设计新星纷纷各拥一片天;这其中,更尤其以跨领域的设计鬼才Philippe Starck以着几乎一两年便一新作的惊人速度所一路开创出来的缤纷游戏风格,最受各方瞩目。

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Sanderson

在此影响下,boutique hotel在功能上,遂而也渐渐跨出过往旅馆所既有的休憩、落脚、宴会功能之外,渐渐一跃而为特定时髦族群的聚会点。特别是几个国际时尚城市中几处具有领先级龙头老大地位的旅馆里经过特别精心酝酿打造的漂亮lobby与Bar,从此不再只是纯粹提供住客们check in、check out或与人会面兼小酌一杯的过渡场所,而成为该城的热门社交地,一入夜,便见各方名流明星以至设计艺文界当红人物穿梭其间,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对此,我总认为,21世纪此刻大大风行的lounge bar,追溯源头,极可能便是从boutique hotel的此部分精神脱胎转化而来。

只是,之前的种种钦慕神往,在我终是有了机会一趟两趟飞往纽约,开始亲身造访几个正当红火的boutique hotel后,却是不能不一点一点地感觉到些许挫折与失落。

毫无疑问地,boutique hotel都很美很绚丽很耀眼,视觉上首先便让你折服讚叹倾倒无言。然而在这美丽皮相底下,究竟在机能处细节处,是否能够真正符合一个旅馆所应具备的精緻舒适体贴细腻,令远地奔波而来的旅人们得以在此得到真正的安顿与纾放,才是真正考验。

而对我而言,这几年来,因着个人兴趣和工作使然,认真拜访体验过无数各形各款各种样貌的旅馆,于旅馆的软硬体规划、运作与服务细节渐渐有了一套自己的观察与评判角度,且对设计对美感此事有了更深入亦或更本质的思考后,不免深深觉得,boutique hotel是比较令我担忧与困惑的一类。

到后来,我总是忍不住有点儿尖刻地开玩笑说,有几个方法,可以清楚辨明,你所入住的这家旅馆,究竟属不属boutique hotel一族:例如Lobby休憩处是不是必然有几件特别抢眼夺目出身大师手笔的名牌家具?是不是有个光线晦暗但必定装设一方设计感十足的发光吧台或走道、时髦丽人出入频频的酒吧或餐厅?迷你得与房价一点不相称的客房是否以一两个戏剧化的色彩为全室的色调主轴、布料材质包覆的大尺度华丽极简风床头板光看便觉气度不凡、但整个动线格局安排却老是让你摸不清头绪?浴室是否配备大型圆盘状豪华花洒与名牌级洗髮精沐浴乳润肤乳甚至天然海绵、却一样空间迷你得与房价一点不相称且该死为什幺这幺漂亮豪华的浴帘却老是一面洗一面捲到身上去?电梯是否小得仅供两人旋身且怎幺样都到不了你真正想去的楼层?好看得简直像服装型录上走下来的服务人员是否态度冰冷且永远也无法了解你究竟想要他帮你做什幺?

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Sanderson

然而,即使如此,在这开始一点一点渐生幻灭的当口,2002年秋天,当我终于第一次得了空前往boutique hotel的早期源起同时发扬光大之地伦敦一游时,没有任何迟疑,我还是决定在大多数时间落脚的便宜地铁站旁小旅馆之外,留个几夜,尝试一下,伦敦的boutique hotel滋味。

我选择的是,「Sanderson」与「The Hempel」两家旅馆。

而且,有趣的是,事后回想起来,这两家风貌截然两样的旅馆,竟而恰恰巧在各方面形成了极其鲜明独特的互映与对照。而也在这样的彼此映照下,令我之对于boutique hotel,似乎又有了更多不同的领略与看见。

Sanderson

2000年正式开幕的Sanderson,是坐拥此刻最红火boutique hotel圈近半壁江山、由设计师Philippe Starck与经营者Ian Schrager联手打造的Ian Schrager旅馆集团于伦敦的最新之作。

曾经在纽约走访过几个Ian Schrager集团旗下作品,几度着实惊叹于Philippe Starck在此领域里那极度奔放不受羁束、如烟火般灿烂迸射,足令人眼花撩乱目不暇给的华丽才华。然而,到了Sanderson,却多少可以感觉到,Starck的设计思考,似是又进入了另一重不同的阶段。

我想,Sanderson诞生之际,应还是极简低限氛围全面笼罩的时刻吧!所以,在我眼中原本纯然后现代血统的Philippe Starck,也不能不受此全球化风潮所牵动,因之在Sanderson里,也不免多少嗅闻得出一些些刻意的极简味道。

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Sanderson

只不过,再一细看,却可发现到,大幅大幅的亮白色调运用、乍看似是简化了的线条语彙下,这里那里,却依旧不甘寂寞地跳跃着极度戏剧化的光与色彩与造型的流动:比方各处可见简直名牌家具展览场一样的五色家具陈列、白色柜台吧台屏幕上水般波动的流光或影像、颇具未来感的星幕电梯、房间里如剧场般雍容垂地的白色丝质帘幔上打出的红绿蓝色光、独特的斜向眠床摆置、幽默悬于床顶天花上的画框 。叫我不由时时会心着,潮来潮去里,这Starck毕竟还是那向来聪明淘气的Starck。

而值得一提的还有,毕竟是经过了这许多旅馆的设计历练,在我看来,Sanderson之身为一个「旅馆」,无疑较之此集团的许多前作要显得更为娴熟贴近合理细腻许多:像是尺度颇大且乾湿分离的卫浴设计、以衣物收纳处做为卧室与浴室的中介区隔、利用帘幔做各种空间上的障蔽与定义、以至于房内提供的漂亮健身哑铃和精美週边区域吃喝游逛指南 等,都颇有令人一新耳目之感。

(待续)


★ 【新书】《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正式推出!
伦敦精品旅馆极致体验(上)
好消息!期盼已久的《日日三餐,早 ‧ 午 ‧ 晚》简体版,已于八月份正式上架了。此书是至今第十二本简体着作,写作生涯里意义非凡之作,二三十年点滴累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