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天写了没?》:希望今天的日记,在未来能成为某人的抚慰

希望今天的日记能带来抚慰

当我没有什幺素材可以写在部落格上时,我就会翻看以前的日记本。3年前的这个时间我在想什幺呢?像这样,我有时候甚至会翻出30年前的日记本。

看着整理搬家行李时翻出的日记本,我一个人噗哧地笑了出来。大学时期,看了棒球转播后写出那种日记的理由是什幺呢?那是因为当时我的生活很是忧郁。我结束防卫兵的兵役,在复学前回到了首尔。大学还没开学,跟家里要住宿费总觉得过意不去,所以我就去在论岘洞永东市场经营食堂的亲戚家借住,他们供我食宿,白天我就帮忙外送和店内的送餐,晚上则去学校图书馆读书。「我一边做事一边看棒球」是在送餐之余用店里的电视看棒球的意思。而电视当然是客人要求打开的喽。

复学在即,当时的我已经放弃主科,但却没有其他特别想做的事,我处于模稜两可的状态。即使如此我还是不愿放弃希望。「虽然我不会工程数学,在学校被人视为学习迟缓儿,但是我一定也能找到符合兴趣的工作,逆转自己的人生!」写那篇日记时,24岁的金敏植一定很迫切渴望实现愿望。

某个人在我的部落格留言板上传了一篇文章。

我的心很痛,因为我十分感同身受写这段文字的人的心情。是的,这段文字和23年前我在日记本里写的文字真的非常相似。我在大学三年级复学时一次都没有牵过女生的手,是个恋爱的迟缓儿。否则为什幺我当时爱唱的歌会是「五根手指」乐团的〈能不能恋爱〉。这首歌的歌词开头是这样的:「有谁能来爱这个没用的我。」我在日记里写满了想和女生交往看看的烦闷心情(因为太丢脸了,我实在无法公开那篇文章)。

当他人不明白我的心情时真的很痛苦吧。年轻的时候,我真的被别人伤害很多次。年轻时每天写日记的原因是为了把无法向他人吐露的怨气都写进日记本里。后来某一天我翻开日记本,发现其实自己带给自己的伤害也很多,并不输给其他人带给我的伤害。「你为什幺这幺没出息?为什幺每天都被他们欺负?到底什幺时候才要振作精神?」我写了很多像这样的文字。这真是惊人又冲击的发现。所以我决定了,就算别人会欺负我,至少我不要欺负自己。

排挤他人的孩子们其实对群体的归属感有着强烈的渴望。因为比起变成被排挤的一人,他们比较想归属于排挤他人的多数,这样的想法让他们的人数越来越多。所以他们其实是怕被攻击而採取先发制人的举动。如此一想,突然觉得那些孩子也显得好可怜。我当时心想:「坏的是排挤别人的人,被排挤的我没有错。」那个时期,我在日记里的某个角落写了一段话。

必须忍受这些无可奈何并忽略它,越是在意他人的话和行为就越是感到心痛,不管怎幺做我都没办法确实理解他人的意图。这种时候我会看看自己,然后我会忠于我所拥有的现在,我决定,我必须忠于自己的心志生活。「我想做什幺?如果我现在的人生很痛苦,为了改变现况,今天的我应该做什幺?」

要是觉得生活很辛苦,要不要试着写日记呢?请把现在感受到的所有情绪确确实实地写成文字,将所有心情都吐露在日记本之后便遗忘吧。在过了长久岁月之后回头看自己的日记,或许会让你发笑好一阵子也说不定。就连久远的日记都能成为部落格的题材。分享在那个年纪写下那篇日记的我的故事也能带给年轻的读者们一些共鸣。把20岁的我所感受的想法写成文字分享,或许能将真心的安慰传达给有类似委屈的人们也说不定。

目前50岁的我上传到部落格的文章,也许在十年之后也能分享给烦恼退休后该如何生活的中年上班族。「十年前,我在公司感到相当辛苦的那天,我曾在部落格写一篇文章。」到时候我大概会这幺说吧。希望我今天所写的日记能在未来某一天成为某人的抚慰,从这样的心情出发,今天的我也持续写文章。

相关书摘 ▶《你今天写了没?》:年过70才写作,也能看见原本未曾注目的花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你今天写了没?写出斜槓人生的深度练习法》,大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金敏植
译者:黄孟婷

在电视台内部权力斗争下,被排挤黑掉的热血PD金敏植,20年的PD生涯,人生阶段从未这样低潮,高层说「要让金敏植再也不能担任电视剧导演」,已经年近半百的他听到传闻还放声大哭……

勉强接受电视台降职的轮班制,空档时接送小孩,但妈妈群中只有他一个大男人很尴尬,怕被误会是寄生虫小白脸。也为了找情绪出口去爬山,却见人就想保持距离,看到製作节目的好题材但不能执行万分忧郁……这样恶性循环竟开始讨厌这个世界,痛恨身边的人。

长达5年的「失业状态」,有一天他试着转换角度,每天只专注「现在这个瞬间做什幺我会快乐」这件事。他带小孩上学,开始写育儿心得,认真回答读者的问题;他去爬山,走遍市内健行路线,针对每一条路线做出自己的评论;他去图书馆读书,写读书笔记,每天早上,不管有没有钱?不管有没有人看,就是写。

因为写,他变成感谢生活的人,自己就是纪录片的主角;
因为写,好处越来越多,邀稿出版演讲,私房钱自己赚;
因为写,好玩的事有了生产性,再先进的人工智慧都无法取代;
因为写,他乐当「多重人格」,以工作的我,玩乐的我,学习的我,彻底实践斜槓人生。

给想要透过写作改变自己,却还没开始写作的你。给想改变生活型态,却迟迟无法行动的你。想要主动成长却找不到方法的你。给热爱学习新事物,想更深入学习的你。给想要摆脱同温层的你。《你今天写了没?》:希望今天的日记,在未来能成为某人的抚慰